谷歌AI落后了 問(wèn)題到底出在哪?

極客網(wǎng)·極客觀(guān)察4月11日 2023年年初,谷歌匆匆出兵,奮力開(kāi)發(fā)AI模型,應對ChatGPT帶來(lái)的壓力。隨后幾個(gè)月里,谷歌加碼測試生成式AI,內部出現幾套模型,希望通過(guò)內部賽馬拿出有競爭力的成果。

可惜,模型雖多,但沒(méi)有一個(gè)可以與OpenAI CPT-4抗衡。無(wú)奈之下,谷歌只得推遲計劃,開(kāi)始整理紛繁復雜的項目。但谷歌還是推出了聊天機器人Bard,業(yè)界普遍認為它只比ChatGPT差一點(diǎn)點(diǎn)。

當谷歌Gemini完工時(shí),已經(jīng)是2024年年初,可惜Gemini也不完美,有缺陷。種種跡象表明,谷歌渴望成為AI領(lǐng)導者,但實(shí)力有所欠缺。

AI時(shí)代谷歌患上大公司病

憑借互聯(lián)網(wǎng)搜索技術(shù),谷歌成為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領(lǐng)導者,后來(lái)又成為郵件、地圖領(lǐng)域的統治者,2016年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(yè)。

谷歌成立至今25年,真正的威脅并不多,但ChatGPT可能改變一切,徹底顛覆谷歌的命運。

相比谷歌,微軟敏捷得多。微軟很早就下注OpenAI,之后又推出CoPilot服務(wù),將AI技術(shù)與自家產(chǎn)品融合,現在全球市值最高的企業(yè)不是谷歌,是微軟。

谷歌沒(méi)有放棄追趕,雖然Gemini推出時(shí)有很多缺陷,但最終還是贏(yíng)得了科技圈的認可。最近有消息稱(chēng),谷歌搜索準備推出付費AI服務(wù)。去年谷歌廣告及相關(guān)服務(wù)收入約為1750億美元,就算推出付費AI服務(wù),估計也創(chuàng )造不了多少收入,但構想本身值得鼓勵,因為谷歌太依賴(lài)廣告了。

內部人士認為,在生成式AI領(lǐng)域谷歌患上了大公司病,內部架構支離破碎,缺少單一、連貫計劃,難以將AI與眾多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整合。

雖然谷歌對AI發(fā)起總攻,但內部派系矛盾重重,領(lǐng)導力不夠清晰,要擺脫“搜索老大”的名譽(yù)負擔也不那么容易。

在推出AI產(chǎn)品和制定AI戰略方面,谷歌CEO Sundar Pichai承受的壓力不斷加大。

曾在谷歌工作的Rob Leathern稱(chēng):“壓力之下有人懷疑Sundar Pichai執行力不夠,硅谷認為他是戰時(shí)領(lǐng)袖,需要超強執行力。如果你沒(méi)有戰時(shí)運營(yíng)經(jīng)驗,可能就會(huì )力不從心。谷歌高層現在承受著(zhù)巨大的壓力?!?/p>

Sundar Pichai最近公開(kāi)承認,AI的突然流行讓他有些驚訝。他在斯坦佛大學(xué)參加活動(dòng)時(shí)表示,多年前他已經(jīng)意識到AI對于谷歌的重要性,但是AI突然變得火爆是他始料未及的,幸好AI時(shí)代剛剛拉開(kāi)序幕,谷歌的站位很好。

企業(yè)文化和組織出了問(wèn)題

可惜谷歌推出的首款AI產(chǎn)品Bard反響不好,誕生第一天便導致 Alphabet市值蒸發(fā)1000億美元。Bard最終進(jìn)化到Gemini,但爭議不斷。

最開(kāi)始時(shí),Gemini好像刻意拒絕生成白人圖片,強行把圖中的人物變成黑人、女性,以及弱勢群體。在鋪天蓋地的宣傳下,谷歌承認錯誤,努力糾正。

一些谷歌內容部人士認為負面宣傳有些夸大,之所以到處是批判,主要是谷歌名氣過(guò)大。由于犯了錯,受了批判,谷歌變得謹慎,前進(jìn)速度放慢。

有些人認為AI不成功主要是企業(yè)文化、組織問(wèn)題造成的。一些谷歌前高管和現任高管稱(chēng),谷歌就像一個(gè)王國,被分成許多封地。每款產(chǎn)品都有一個(gè)自己的領(lǐng)導,員工傾向于通過(guò)漸進(jìn)式改進(jìn)來(lái)優(yōu)化產(chǎn)品,不愿意進(jìn)行變革式創(chuàng )新,也不愿意與其它團隊合作。

關(guān)于如何部署生成式AI,各部門(mén)意見(jiàn)不統一。谷歌內部有搜索部門(mén),計算平臺(包括Android、Chrome)部門(mén),云計算部門(mén)(包括Gmail、生產(chǎn)力App),還有YouTube部門(mén),它們對AI的看法各有不同。有人形容谷歌就像一艘郵輪,看著(zhù)冰山靠近卻無(wú)能為力,要么不愿意改變方向,要么無(wú)力改變方向。

一位了解谷歌的人士稱(chēng),AI團隊想做些新東西,搜索和廣告團隊想保護自己所擁有的一切,二者經(jīng)常發(fā)生沖突,現在的谷歌像一個(gè)國家,由官僚運營(yíng)。

Sundar Pichai承認谷歌面臨挑戰,他說(shuō)規模大并非總是好事,因為前進(jìn)速度會(huì )變慢,要讓企業(yè)持續冒險也更難。他還說(shuō):“人越是成功,越不喜歡冒險?!?/p>

許多谷歌員工卻感到困惑,認為公司缺乏清晰的領(lǐng)導力,最近經(jīng)歷幾輪裁員后,員工憂(yōu)心忡忡,情況變得更嚴重。

在谷歌工作8年的軟件工程師Diane Hirsh Theriault曾在網(wǎng)上發(fā)文稱(chēng),谷歌領(lǐng)導層沒(méi)有真正的愿景,在A(yíng)I方面他們總是方向模糊,同時(shí)又不惜殺死下蛋的“金母雞”(意指裁員)。

CEO領(lǐng)導風(fēng)格可能不合適

重壓之下Sundar Pichai只得親自下場(chǎng),就AI如何出現在產(chǎn)品中表達意見(jiàn),參與決策。一位員工稱(chēng),現在Sundar Pichai已經(jīng)成了谷歌的AI首席產(chǎn)品官,就像2015年之前一樣。2015年時(shí)Sundar Pichai從首席產(chǎn)品官變成了首席執行官。

Sundar Pichai的領(lǐng)導風(fēng)格偏向于低調,此時(shí)谷歌正在努力縮小與微軟的AI差距,這種領(lǐng)導風(fēng)格可能不太合適。過(guò)度參與AI產(chǎn)品細節和決策,可能會(huì )讓Sundar Pichai分心,畢竟他的職位是CEO。

有消息人士稱(chēng),谷歌內部和外部利益相關(guān)者已經(jīng)向Sundar Pichai施壓,要求他更激進(jìn)、更果斷一些。

ChatGPT橫空出世之后,Sundar Pichai將倫敦DeepMind和加州谷歌Brain兩個(gè)部門(mén)合并成“谷歌DeepMind”,DeepMind聯(lián)合創(chuàng )始人Demis Hassabis成為合并部門(mén)的領(lǐng)導,這一決定引起不滿(mǎn),他們認為決定谷歌AI服務(wù)方向的應該是產(chǎn)品團隊,不是研究人員。

即使是合并后的谷歌DeepMind,內部依然存在諸多派系,紛爭不斷。有些人負責開(kāi)發(fā)Gemini,有些人開(kāi)發(fā)搜索,后者拿不到足夠的算力及其它代碼資源,導致創(chuàng )新速度變慢。

有傳聞稱(chēng)谷歌將會(huì )進(jìn)行全公司重組,為所有服務(wù)設定一個(gè)統一的首席產(chǎn)品官。谷歌高層也一直在調整,比如長(cháng)期研究生成式AI搜索體驗的Elizabeth Reid成為搜索主管。

相對來(lái)說(shuō)Sundar Pichai仍然偏保守,微軟CEO Satya Nadella激進(jìn)很多。對于谷歌來(lái)說(shuō),AI是潛在威脅,可能沖擊搜索業(yè)務(wù)。如果AI足夠聰明,可以直接給出答案,將不再需要鏈接。

前谷歌員工、Perplexity CEO Arvind Srinivas說(shuō):“舊業(yè)務(wù)是谷歌的現金牛,谷歌要謹慎行事,安全殘食現金牛,還要面對華爾街的拷問(wèn),防止股價(jià)大跌。并不是谷歌不知道如何做事,只是做任何事都有風(fēng)險?!?/p>

也許AI對搜索的影響不會(huì )太大,目前的擔憂(yōu)可能純屬多余。去年微軟向必應搜索添加AI功能,必應市占率短暫攀升,但今天仍然只有4.4%,谷歌占據89.5%,必應完全沒(méi)有威脅。但從長(cháng)遠看,谷歌無(wú)法大意,因為它輸不起。(小刀)

極客網(wǎng)企業(yè)會(huì )員

免責聲明:本網(wǎng)站內容主要來(lái)自原創(chuàng )、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,凡在本網(wǎng)站出現的信息,均僅供參考。本網(wǎng)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但不保證有關(guān)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讀者在使用前請進(jìn)一步核實(shí),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。本網(wǎng)站對有關(guān)資料所引致的錯誤、不確或遺漏,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任何單位或個(gè)人認為本網(wǎng)站中的網(wǎng)頁(yè)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(chǎn)權或存在不實(shí)內容時(shí),應及時(shí)向本網(wǎng)站提出書(shū)面權利通知或不實(shí)情況說(shuō)明,并提供身份證明、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(shí)情況證明。本網(wǎng)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,將會(huì )依法盡快聯(lián)系相關(guān)文章源頭核實(shí),溝通刪除相關(guān)內容或斷開(kāi)相關(guān)鏈接。

2024-04-11
谷歌AI落后了 問(wèn)題到底出在哪?
谷歌成立至今25年,真正的威脅并不多,但ChatGPT可能改變一切,徹底顛覆谷歌的命運。內部人士認為,在生成式AI領(lǐng)域谷歌患上了大公司病,內部架構支離破碎,缺少單一、連貫計劃,難以將AI與眾多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整合。

長(cháng)按掃碼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