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李佳琦、小楊哥、羅永浩、董宇輝們缺席

如果談及以往的618,直播帶貨總是會(huì )占據一定的份額,甚至可以說(shuō),直播帶貨撐下了618的半壁江山。

然而,今年的618,情況卻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潛移默化的改變。

曾經(jīng)如日中天的直播帶貨,早已不復往日的盛景,今年的618,直播帶貨更是開(kāi)始「隱身」。

可以肯定的是,直播帶貨缺席今年618,已成定局。

如果放在以往,直播帶貨缺席618,是一種完全無(wú)法想象的事件。

原因在于,直播帶貨缺席了618,相當于今年的618沒(méi)有了主角,沒(méi)有了主角,所謂的618大戲,便無(wú)法開(kāi)演。

然而,今年這樣一種情況,卻發(fā)生了改變。

縱然是沒(méi)有了直播帶貨,618的大戲依然還是在熱烈開(kāi)演,并且還有了新的跡象。

無(wú)論是數字人直播的興盛,還是以C2M為代表的電商新模式的萌生,我們都可以看出,電商行業(yè)依然煥發(fā)著(zhù)新的生機和活力。

當李佳琦、羅永浩、小楊哥、董宇輝等一眾網(wǎng)紅從618的「流量擔當」,成為了618的「基本配置」,為我們展現出來(lái)的,并不僅僅只是直播帶貨的落幕,更多地是電商行業(yè)正在發(fā)生著(zhù)的深刻變化。

直播帶貨之所以會(huì )風(fēng)靡,其中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在于,它的內在邏輯,依然還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的流量模式,只不過(guò)流量的重心從大型的平臺,下沉到了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的直播帶貨網(wǎng)紅們的身上。

無(wú)論是薇婭、李佳琦,還是羅永浩,小楊哥,乃至是董宇輝,無(wú)一不是在這樣一種趨勢之下誕生的。

不得不說(shuō),以網(wǎng)紅直播帶貨的方式,的確可以進(jìn)一步提升電商行業(yè)的效率,促進(jìn)B端和C端更好地實(shí)現交易達成。

然而,這樣一種僅僅只是專(zhuān)注于撮合和中介的方式,與其說(shuō)是一種商業(yè)模式的創(chuàng )新,還不如說(shuō)是一種互聯(lián)網(wǎng)思維的延續。

可以肯定的是,當直播帶貨發(fā)展到了末期,它必然還是會(huì )遭遇到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同樣的發(fā)展困境。

流量的見(jiàn)頂,網(wǎng)紅的泛濫,消費需求的轉變,必然會(huì )倒逼直播帶貨行業(yè)經(jīng)歷一場(chǎng)類(lèi)似互聯(lián)網(wǎng)行業(yè)的轉型和升級。

今年的618,直播帶貨之所以會(huì )隱身,其中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此。

可以說(shuō),現在的直播帶貨,已經(jīng)不再是一個(gè)行業(yè)痛點(diǎn)和難題的解決方案,而是成為了一個(gè)麻煩制造者。

無(wú)論是消費者遭遇到的購物亂象,還是商品品控方面所遭遇到的問(wèn)題,無(wú)一不是直播帶貨業(yè)已暴露出越來(lái)越多的問(wèn)題的直接體現。

可以肯定的是,如果直播帶貨僅僅只是延續互聯(lián)網(wǎng)式的發(fā)展模式,如果直播帶貨僅僅只是將自身定義為一個(gè)流量的中轉站,那么,它必然會(huì )走入到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相類(lèi)似的發(fā)展境地里。

今年618,僅僅只是一個(gè)開(kāi)始,未來(lái),我們還將會(huì )看到更多這樣一種跡象的顯現。

如果說(shuō),直播帶貨與互聯(lián)網(wǎng)相類(lèi)似的發(fā)展模式,最終導致了它必然會(huì )走入到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相類(lèi)似的發(fā)展境地的話(huà)。

那么,直播帶貨的興起所帶來(lái)的流量重心的轉移,則讓它在新一輪的市場(chǎng)洗牌完成之后,必然會(huì )走入到「鳥(niǎo)盡弓藏」的境地里。

我們都知道,當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短視頻、直播平臺開(kāi)始崛起,一場(chǎng)流量重心的轉移開(kāi)始上演。

流量的重心,從以往的以阿里、騰訊、京東為代表的傳統玩家們的身上,轉移到了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新玩家們的身上。

當新的玩家實(shí)現了流量重心的轉移之后,它們便開(kāi)始了一場(chǎng)尋找商業(yè)化變現的新嘗試。

所謂的直播帶貨,便是在這樣一個(gè)大背景下衍生和出現的。

可以說(shuō),以薇婭、李佳琦、羅永浩、小楊哥以及董宇輝為代表的網(wǎng)紅主播的崛起,其實(shí)流量重心開(kāi)始從傳統玩家們向新玩家們身上轉移的標志。

當流量重心轉移完成,以網(wǎng)紅主播為代表的流量體,便不再具備以往那樣重要的功能和意義。

事實(shí)上,現在是市場(chǎng),早已完成了一場(chǎng)洗牌。

現在的流量重心,早已不再是以往我們所認識的阿里、騰訊、京東和拼多多,而是變成了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的新的玩家們。

對于這些玩家們來(lái)講,它們欲要在流量格局業(yè)已確定的大背景下,實(shí)現新的發(fā)展,必然需要尋找新的突破口。

作為衍生于流量爭奪戰時(shí)期崛起的直播帶貨來(lái)講,同樣正在遭遇到一次全新的轉型。

如果要尋找這樣一種轉型的標志性事件的話(huà),我更加愿意將東方甄選的橫空出世,定義成這一點(diǎn)。

對于很多的直播帶貨玩家們來(lái)講,只有像東方甄選一樣,并不僅僅只是做直播帶貨,并不僅僅只是做一個(gè)流量的中轉站,才能夠在新的發(fā)展階段繼續取得新的發(fā)展。

如果我們對直播帶貨進(jìn)行一個(gè)更為確切的定義的話(huà),所謂的直播帶貨,其實(shí)就是直播電商。

如果對直播電商進(jìn)行一種總結和定義的話(huà),我們可以將其看成是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電商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頂峰。

可以說(shuō),直播電商,真正將電商行業(yè)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的發(fā)展,帶入到了一個(gè)全新的高度。

當電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到達了一個(gè)頂峰之后,必然開(kāi)始面臨一次全新的轉型和升級。

只有這樣,電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,才能在新的階段,找到新的發(fā)展突破口。

AI大模型開(kāi)始風(fēng)靡,特別是當它與現實(shí)商業(yè)之間的聯(lián)系開(kāi)始變成深度與完善,我們看到了其與電商開(kāi)始發(fā)生越來(lái)越多的化學(xué)反應。

無(wú)論是馬云在內網(wǎng)喊出了「AI電商」的口號,還是劉強東數字人開(kāi)始亮相京東直播間,乃至是拼多多在大模型上的布局,以及騰訊大模型的推出,我們都可以看出,一場(chǎng)以AI為主導的全新變革,開(kāi)始上演。

AI之所以會(huì )與電商開(kāi)始發(fā)生如此多的化學(xué)反應,其中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在于,它能夠進(jìn)一步提升電商行業(yè)的效率,它能夠將電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帶入到一個(gè)全新的發(fā)展階段,它能夠為電商找到新的發(fā)展紅利。

值得注意的是,AI與電商之間的「化學(xué)反應」,并不是像直播帶貨這樣僅僅只是進(jìn)行表層的流量遷移,而是更多地從內在和內層對電商進(jìn)行一場(chǎng)深度改造,由內而外地為電商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帶來(lái)一場(chǎng)全新的嬗變。

可以肯定的是,AI與電商之間的結合所釋放出來(lái)的發(fā)展潛能,是直播帶貨無(wú)法相提并論的。

當這樣一種以AI為主導的發(fā)展模式大行其道,直播帶貨存在的價(jià)值和意義,直播帶貨的生存空間將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小。

從這樣一個(gè)角度來(lái)看,今年618,直播帶貨的隱身,僅僅只是一個(gè)開(kāi)始。

未來(lái),我們還將會(huì )看到更多新跡象的發(fā)生,并且真正將直播帶貨的發(fā)展帶入到一個(gè)全新的發(fā)展階段。

對于因流量重心的轉移而崛起的直播帶貨網(wǎng)紅們來(lái)講,他們只有真正抓住了新的流量重心轉移背后的新趨勢,并且結合自身找到與這樣一種趨勢契合的發(fā)展新模式,才能真正在A(yíng)I電商的新時(shí)代里,有新的作為。

結語(yǔ)

今年的618,直播帶貨,早已不復往日的盛景。

李佳琦、羅永浩、小楊哥、董宇輝們早已不再是618的主角,顯然,這和往年的情形大不相同。

透過(guò)直播帶貨的逐步隱身,

我們看到的是,直播帶貨的本質(zhì)的顯現;

我們看到的是,電商新進(jìn)化的開(kāi)始;

我們看到的是,流量重心新轉移的趨勢。

對于崛起于流量重心轉移的直播帶貨網(wǎng)紅們來(lái)講,或許只有找到與AI電商時(shí)代流量重心轉移共舞的方式和方法,才能夠在新電商時(shí)代占據一席之地。

—完—

作者:孟永輝,資深撰稿人,專(zhuān)欄作家,行業(yè)觀(guān)察家,知名KOL,數字經(jīng)濟學(xué)者。

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(fā)布的觀(guān)察或評論性文章,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,且僅代表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極客網(wǎng)無(wú)關(guān)。文章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(shí)相關(guān)內容。投訴郵箱:editor@fromgeek.com。

極客網(wǎng)企業(yè)會(huì )員

免責聲明:本網(wǎng)站內容主要來(lái)自原創(chuàng )、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,凡在本網(wǎng)站出現的信息,均僅供參考。本網(wǎng)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但不保證有關(guān)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讀者在使用前請進(jìn)一步核實(shí),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。本網(wǎng)站對有關(guān)資料所引致的錯誤、不確或遺漏,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任何單位或個(gè)人認為本網(wǎng)站中的網(wǎng)頁(yè)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(chǎn)權或存在不實(shí)內容時(shí),應及時(shí)向本網(wǎng)站提出書(shū)面權利通知或不實(shí)情況說(shuō)明,并提供身份證明、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(shí)情況證明。本網(wǎng)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,將會(huì )依法盡快聯(lián)系相關(guān)文章源頭核實(shí),溝通刪除相關(guān)內容或斷開(kāi)相關(guān)鏈接。

2024-06-24
當李佳琦、小楊哥、羅永浩、董宇輝們缺席
當李佳琦、小楊哥、羅永浩、董宇輝們缺席

長(cháng)按掃碼 閱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