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廣西當支書(shū),帶出AI口播第一村

采寫(xiě)/魏一然

編輯/陳紀英

清晨,通天頂云霧繚繞,茶園在霧中時(shí)隱時(shí)現。

山坡上一壟壟茶樹(shù),隨山勢起伏,空氣中彌漫著(zhù)淡淡茶香。一個(gè)男子的身影,在茶樹(shù)間穿梭,他沒(méi)拿采茶工具,而是舉著(zhù)手機拍攝。四五分鐘后,一條由AI制作的口播短視頻,便被發(fā)布到平臺。

他就是廣西梧州岑溪市歸義鎮勒水村黨支部書(shū)記黃金慶,也是將AI帶入勒水村的第一人。

從村部到通天頂,大約3公里,步行要30多分鐘。開(kāi)完會(huì )的黃金慶,常常忘記換鞋,穿著(zhù)皮鞋攀爬到海拔700米的茶園,但速度從不落人后。他自嘲,“就像高大上的AI,進(jìn)入村里,完全沒(méi)有水土不服”。

據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稱(chēng),以大數據驅動(dòng)的人工智能技術(shù)正在推動(dòng)第四次工業(yè)革命。但對于普通人來(lái)說(shuō),AI除了帶來(lái)最初的“驚艷”,場(chǎng)景落地卻很遙遠。

輔助黃金慶拍攝視頻的AI工具開(kāi)拍,打通了創(chuàng )新“最后一公里”,解決了新農人在人工智能應用上,最棘手的問(wèn)題。以低成本,高效能,突破傳統限制,一個(gè)人,就是一個(gè)團隊,就能創(chuàng )作出應用于商業(yè)場(chǎng)景的視頻作品。

AI進(jìn)村了,沒(méi)有水土不服

錄到第20遍時(shí),黃金慶急得滿(mǎn)臉汗水。

不到7點(diǎn),他就來(lái)到位于通天頂山坡700多米的茶園。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云朵的縫隙,在茶園撒下萬(wàn)道金光。

可他沒(méi)心情賞景。原想以清晨茶園為背景,錄制一段視頻,可100多字的口播,不是忘詞卡殼,就是發(fā)音不準。

“今天呢,我給大家講講六堡茶的四絕......”一上午過(guò)去了,一段一分多鐘的視頻依然沒(méi)能完成。

這個(gè)場(chǎng)景發(fā)生在3個(gè)月之前,那是黃金慶常遇到的困境。因為不會(huì )剪輯,他必須錄制到毫無(wú)瑕疵。

彼時(shí)的他,壓根不會(huì )想到,有一天,AI能進(jìn)入勒水村,成為他和村民的“新農具”。

2017年,80后黃金慶回到勒水村任支書(shū)。5年后,看見(jiàn)自媒體蓬勃發(fā)展,便有了跟風(fēng)的念頭,“主要也是著(zhù)急,想帶大家致富”。

勒水村共有村民1168人,外出打工的占28%,留守老人占35%,在家的小孩占27%,留家的年輕勞力只有10%。黃金慶剛回村時(shí),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只有7000元。

“當時(shí)村民種八角、蔬菜,我想統一收購,再利用網(wǎng)絡(luò )銷(xiāo)售,緩解可能滯銷(xiāo)帶來(lái)的壓力,也想提高一下銷(xiāo)售價(jià)格,讓村民多賺點(diǎn)?!笨勺龆桃曨l推廣,需要運營(yíng)成本,他一沒(méi)錢(qián),二沒(méi)人。

回村之前,黃金慶遠在杭州干裝修,一個(gè)月收入一萬(wàn)多元。擔任村支書(shū)后,工資僅1700元。2019年支書(shū)和主任一肩挑,工資才漲到3300元。

大專(zhuān)畢業(yè)的他,無(wú)論寫(xiě)文案還是剪輯,都是短板。他一度想花錢(qián)請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編輯,可別說(shuō)沒(méi)錢(qián),即便有錢(qián),也沒(méi)人愿意來(lái)村里工作。

“我普通話(huà)也不好,不愿拋頭露面,感覺(jué)出鏡就像賣(mài)臉”。賬號冷啟動(dòng)后,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,都是0粉絲。一年多過(guò)去了,除了幾個(gè)熟人關(guān)注,幾乎再沒(méi)漲粉。

轉機發(fā)生在今年初。有一天,在外務(wù)工的堂弟,打來(lái)電話(huà),興奮中還帶點(diǎn)神秘,“哥,你知道開(kāi)拍嗎?是個(gè)AI工具,它能幫你制作視頻”。

“別扯了,聽(tīng)著(zhù)都不靠譜?!秉S金慶根本不信。

他上次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AI,還是在電視里,當時(shí)就“云里霧里沒(méi)聽(tīng)明白”。

事實(shí)上,這不是黃金慶一個(gè)人的困惑。對于疏離新技術(shù)的村民來(lái)說(shuō),AI落地難,已是共識,從“技術(shù)概念”到產(chǎn)業(yè)落地,橫亙著(zhù)廣袤而空曠的未知地帶。

但堂弟的極力推薦,以及眼下無(wú)法破局的困境,讓迷茫的黃金慶決定一試。據堂弟介紹,“這是一款幫用戶(hù)用 AI 制作口播視頻的APP,去年才發(fā)布”。

黃金慶研究了3天,就能上手了。

“大家好,我是勒水村的村支書(shū),今天我給大家介紹一下六堡茶......”按照AI提字器,他一氣呵成,錄制、剪輯、提取字幕,不到5分鐘,就將這段視頻發(fā)布到各大平臺。

更讓黃金慶驚喜的,是AI的一鍵生成。

“一滴露珠,從茶葉上滾路。美麗的采茶女孩,在茶園穿梭,指尖飛舞中,一片片嫩葉,被放進(jìn)茶筐?!?/p>

他在開(kāi)拍輸入以上文字后,不到兩分鐘,一段視頻便制作完成。AI輕松了解他的意圖。有了AI輔助,他一個(gè)人就能頂上一個(gè)團隊,身兼導演、編劇、剪輯、字幕等角色。

曾經(jīng)困擾黃金慶的所有問(wèn)題,似乎都在遇見(jiàn)AI后,迎刃而解。

“只要你識字,就能用開(kāi)拍”。寫(xiě)腳本、拍視頻、剪輯,AI都能幫忙完成,黃金慶一一嘗試解鎖,好奇又興奮。

這一試,便讓AI在勒水村落了地。

“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,深入實(shí)施數字鄉村發(fā)展行動(dòng),推動(dòng)數字化應用場(chǎng)景研發(fā)推廣”。

對于這些政策,黃金慶早爛熟于心,如今與AI實(shí)打實(shí)相遇,更堅定了他帶AI進(jìn)村的決心。

3個(gè)多月后,黃金慶的賬號全平臺漲粉上萬(wàn)人,有了穩定收益。他也成了網(wǎng)紅村支書(shū),多家媒體主動(dòng)聯(lián)系采訪(fǎng)。

通天頂常年云霧繚繞,但黃金慶心中的迷霧似乎散了。

如今,中國城鎮化率雖已達到65.22%,但依然還有2-3億人口生活在農村,利用好人工智能等新技術(shù),可以助力農業(yè)提質(zhì)增效。

例如,使用AI技術(shù)對土壤、病蟲(chóng)害、氣候等進(jìn)行精準分析預測;還能替代人力,化身AI農民,開(kāi)展耕作、播種、噴藥、采摘等。根據貝哲斯咨詢(xún)預測,全球農業(yè)AI市場(chǎng),2028年有望增長(cháng)至47億美元。

但前述AI技術(shù)應用,投入成本相對較高,而AI口播工具,其普適性更高,上手更簡(jiǎn)單,成本也更低。

AI進(jìn)村了,不是空話(huà)

黃金慶始終忘不了,他剛當村支書(shū)時(shí)的窘迫。

“一開(kāi)始想帶大家種八角致富,一家一戶(hù)去游說(shuō)?!眱蓚€(gè)月后,300多戶(hù)村民,僅有3家同意跟他一起種。

每家給出的拒絕理由大同小異,“老了,干不動(dòng)了”,“還得投錢(qián)啊,不想把孩子賺的血汗錢(qián)投進(jìn)去”,“太忙了,干不過(guò)來(lái)啊”。

當時(shí),黃金慶有點(diǎn)喪氣,猜測村民“可能是不信任我,我那時(shí)候一事無(wú)成”。

不過(guò),帶領(lǐng)村民致富的計劃,他從未放棄過(guò)。

到了2021年,當黃金慶再去跟村民溝通打造生態(tài)茶園時(shí),他順利租到1100多畝山地。這次合作,采用了“公司+合作社+農戶(hù)”的產(chǎn)業(yè)化組織模式。

“每畝地租金80元,村民自己種是賺不到80元的。除了租金收入,村民還可以來(lái)茶園上班?!秉S金慶說(shuō),“茶園最忙的時(shí)候,雇傭了30多位村民”。

明年,400多畝茶園即將迎來(lái)首批鮮葉采摘。黃金慶著(zhù)急讓村民盡快學(xué)會(huì )用AI制作短視頻帶貨。

他平時(shí)發(fā)布的視頻,也幾乎都與六堡茶有關(guān),“算是為銷(xiāo)售茶葉預熱了?!?/strong>

如今的黃金慶,每晚8點(diǎn)都會(huì )直播賣(mài)貨,這耗費了他大量的時(shí)間和精力。做直播,需要專(zhuān)業(yè)的團隊,如果讓村民們也做直播,難度太大。

當下,在A(yíng)I的加持下,一個(gè)人做短視頻,就相當于一支團隊。

經(jīng)過(guò)權衡之后,黃金慶鎖定了 AI口播短視頻帶貨方式,他認為,這降低了視頻制作成本,提高了效率,還保證了真實(shí)的質(zhì)感。

口播視頻的本質(zhì),是“人類(lèi)個(gè)體觀(guān)點(diǎn)與情感的表達”,在A(yíng)I時(shí)代,每個(gè)人,都能成為口播創(chuàng )作者。

開(kāi)拍曾調研過(guò)一千多位口播創(chuàng )作者,發(fā)現從去年開(kāi)始,AI已經(jīng)能夠顯著(zhù)提升口播視頻的制作效率。曾有一位教育博主,用了開(kāi)拍,僅3天就漲粉一萬(wàn)多。

了解越深入,黃金慶讓“AI進(jìn)村”的決心越大。當地的六堡茶遠近聞名,但還沒(méi)形成產(chǎn)業(yè),銷(xiāo)售渠道也沒(méi)打開(kāi)。村民們守著(zhù)“搖錢(qián)樹(shù)”,卻不能致富。

黃金慶曾因此夜不能寐。如今,他越發(fā)堅信,用AI拍視頻帶貨,是條可行的捷徑。

有心的黃金慶,還曾以茶花女形象,輸入需求,用AI設計了一整套“勒水村六堡茶”的視覺(jué)識別系統,過(guò)程僅用了幾分鐘,“效果不錯,還省了上千元的設計費”。

AI口播第一村,勒水打響AI落地戰

勒水村AI落地戰,第一槍是在6個(gè)村干部中打響的。

從5月份開(kāi)始,黃金慶就挨個(gè)滲透身邊人,開(kāi)啟“勒水村短視頻計劃”,“我先拉村干部‘下水’?!?/p>

但拉人進(jìn)展一度并不順利。

“我不行啊,太忙了,要喂雞、換水、干農活,還要干村部的工作”。在黃金慶牽頭的AI短視頻計劃工作會(huì )上,李品玉當場(chǎng)拒絕了。她是村里的文書(shū),也是養雞專(zhuān)業(yè)戶(hù),年養殖規模5萬(wàn)多只。

忙是她能說(shuō)得出的理由,另一潛在的原因是,她很畏難,擔心自己年紀大了,學(xué)不會(huì )?!拔叶?7歲了,不算年輕人了”。

這讓黃金慶似乎重溫了7年前的受挫感——當時(shí)他挨家挨戶(hù)溝通種八角,最后卻無(wú)疾而終。

但這次,他不打算放棄。

“有些村民不理解我,說(shuō)村支書(shū)是不是太閑了?!边€有人說(shuō),“村支書(shū)就想利用這個(gè)給自己賺錢(qián)?!?/p>

李品玉知道,黃金慶是真心想帶大家致富,而且他也要走在前面趟出一條路?!澳阏f(shuō),他自己都弄不成功,誰(shuí)還跟著(zhù)他?!”

她決定支持支書(shū)一把,吃完晚飯,李品玉拿出手機開(kāi)始研究開(kāi)拍。

“那天是端午節,我第一次拍了個(gè)做粽子的視頻,發(fā)上去一會(huì )就刪了?!闭f(shuō)起這個(gè)經(jīng)歷,李品玉哈哈大笑,“有人在評論區說(shuō)我包的粽子太丑了”。

過(guò)了幾天,她又偷偷拍了小雞的視頻,但沒(méi)敢發(fā)。連續用AI制作幾條視頻之后,那種強烈的畏難情緒逐漸消散了,李品玉心里有了底兒,在抖音注冊了自己的新賬號。

“其實(shí),我也想用短視頻帶貨。我們養的小雞有公司收,但不收雞蛋”。李品玉有自己的盤(pán)算。

雖然目前,她的賬號只有100多個(gè)粉絲,大多還都是熟人友情關(guān)注,但李品玉有了信心,“反正用AI制作也簡(jiǎn)單,以后要多發(fā)視頻,爭取盡快達到1000個(gè)粉絲”。

村民黎君富,以前拍過(guò)短視頻,也有自己的賬號,但很少發(fā)內容,也沒(méi)流量。他嫌寫(xiě)腳本、拍攝、剪輯,太難搞,“每次整視頻都得小半天,麻煩死了,不想再整了”。

不過(guò),黃金慶隔三差五來(lái)動(dòng)員,還擠出時(shí)間專(zhuān)門(mén)教他,逐漸打動(dòng)了黎君富。

作為養雞和養蜂專(zhuān)業(yè)戶(hù),黎君富可拍的素材非常多。前幾天他還用AI拍了虎頭蜂出巢的視頻,“沒(méi)想到,真這么簡(jiǎn)單,以前搞半天,現在幾分鐘”。

他打算 “養養號,以后利用AI口播短視頻帶貨自家的蜂蛹”。

與黎君富和李品玉一樣,勒水村還有許多村民都是對網(wǎng)絡(luò )陌生的“數字移民”——他們年齡較大,面對數字科技時(shí),必須跨過(guò)并不順暢且較為艱難的學(xué)習過(guò)程,“剪輯太難了”,“發(fā)出來(lái)又不好看”,“普通話(huà)又不標準”,這些困境普遍存在。

但與AI相遇后,很多村民改變了看法,“只要識字就能上手,太簡(jiǎn)單了?!?/strong>

黃金慶打造AI口播第一村的事跡,被媒體報道后,不僅上了熱搜,還驚動(dòng)了開(kāi)拍官方。

前段時(shí)間,開(kāi)拍研發(fā)團隊專(zhuān)門(mén)與勒水村村民開(kāi)了線(xiàn)上會(huì )議,傾聽(tīng)反饋,解決問(wèn)題。

有村民表示,希望開(kāi)拍再多一些農村素材,還有村民想通過(guò)口播帶貨創(chuàng )收,但苦于沒(méi)貨源。

傾聽(tīng)到上訴反饋后,開(kāi)拍推出了“AI助農計劃”,而且還在籌備“接單平臺”,希望幫用戶(hù)快速選品,匹配AI創(chuàng )作工具。

如今,開(kāi)拍僅上線(xiàn)一年,就實(shí)現了用戶(hù)與收入雙增長(cháng)。截止今年5月份,其月活躍用戶(hù)數接近 70萬(wàn),累計內容創(chuàng )作數超四千萬(wàn)。

開(kāi)拍的訂閱收入也在高速增長(cháng),成為一款月毛利突破百萬(wàn)的 AI 應用。一款剛剛推出一年的AI垂類(lèi)產(chǎn)品,年營(yíng)收千萬(wàn)以上,在全球范圍內,都不多見(jiàn)。

作為70萬(wàn)用戶(hù)之一的黃金慶,如今積極為開(kāi)拍“種草”。猶如一場(chǎng)雙向奔赴,開(kāi)拍“AI助農計劃”的功能參考示例,也都與六堡茶有關(guān)。開(kāi)拍還提供了三農主題的AI腳本和剪輯素材,輔導新農人制作短視頻,幫他們快速起號帶貨。

原本畏難的李品玉和黎君富,已經(jīng)玩上了癮,每天只要有時(shí)間,就跟著(zhù)“開(kāi)拍口播課堂”學(xué)習口播創(chuàng )作技巧。

對農民而言,辛勤勞作、倉滿(mǎn)谷溢是豐收。對新農人來(lái)說(shuō),科技賦能下的飛速革新,又何嘗不是另一種豐收?科技普惠,鄉村振興,像“開(kāi)拍”這類(lèi)的AI產(chǎn)品,也在幫助更多新農人,創(chuàng )業(yè)增收。而通過(guò)AI的賦能,新農人也能更快、更好地適應數字經(jīng)濟,為鄉村振興貢獻力量。

免責聲明:此文內容為第三方自媒體作者發(fā)布的觀(guān)察或評論性文章,所有文字和圖片版權歸作者所有,且僅代表作者個(gè)人觀(guān)點(diǎn),與極客網(wǎng)無(wú)關(guān)。文章僅供讀者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(shí)相關(guān)內容。投訴郵箱:editor@fromgeek.com。

極客網(wǎng)企業(yè)會(huì )員

免責聲明:本網(wǎng)站內容主要來(lái)自原創(chuàng )、合作伙伴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,凡在本網(wǎng)站出現的信息,均僅供參考。本網(wǎng)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但不保證有關(guān)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,讀者在使用前請進(jìn)一步核實(shí),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。本網(wǎng)站對有關(guān)資料所引致的錯誤、不確或遺漏,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任何單位或個(gè)人認為本網(wǎng)站中的網(wǎng)頁(yè)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(chǎn)權或存在不實(shí)內容時(shí),應及時(shí)向本網(wǎng)站提出書(shū)面權利通知或不實(shí)情況說(shuō)明,并提供身份證明、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(shí)情況證明。本網(wǎng)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,將會(huì )依法盡快聯(lián)系相關(guān)文章源頭核實(shí),溝通刪除相關(guān)內容或斷開(kāi)相關(guān)鏈接。

  • 簡(jiǎn)版
  • 原版
  • 投稿
  • 回頂部
2024-06-26
我在廣西當支書(shū),帶出AI口播第一村
他就是廣西梧州岑溪市歸義鎮勒水村黨支部書(shū)記黃金慶,也是將AI帶入勒水村的第一人。

長(cháng)按掃碼 閱讀全文